二八杠技术

 您当前的位置 : 庆元网  >  庆元文艺  >  散文随笔  正文
仙岩记游
2019年08月12日 11:19  来源:庆元文艺  作者:吴丽娟 

  去江根,登仙岩。于我,还是第一次。

  这六七年来,走过庆元的各乡镇,却唯独还没有去过江根。也不是没有机会,只是将近三个小时的盘山公路,总有些让人望而却步。

  这一次去仙岩,是文联组织各协会的联合采风活动。活动结合江根乡政府举办的第二届双苗尖·仙岩景区杜鹃花节暨咸菜茶民俗文化节。作为新一任的县作协秘书长,我也受邀一起参加活动。

  一早从庆元出发,大巴车一路蜿蜒。经五大堡、荷地、左溪三个乡镇,行约三小时,才到江根乡。三十多人的采风团,好几位老师都有了晕车的反应。司机照顾我们,停下来休息了多次。

二八杠技术  过江根乡政府所在地再行约十分钟,到当天咸菜茶节举办的箬坑村。

  因为节日的关系,村里热闹非凡。

二八杠技术  要登仙岩,我们的车子没有在村里停留,而是一路开往仙岩景区。同行的摄影家告诉我,我们要登的山峰叫榧子峰,与双苗尖对望,同属双苗尖景区。

  车子在登山入口处停下。一下车,猎猎山风扑面而来,用不太温柔的方式将我们的长发吹乱,吹得人都有些儿站不稳,算是仙岩迎接我们的独特方式。

二八杠技术  沿着通往山峰的盘山古道拾级而上,我们几个女生便开始纠结要不要回车上取外套。回望来时陡峭的石阶,我们微微瑟缩着身体,最终还是放弃了取外套的想法。

  雾岚氤氲,阳光薄淡。石道两旁,几乎被茂密的草木覆盖。通往榧子峰顶的山坡,杜鹃渐次开放。间或听到子规啼鸣,与竞秀的杜鹃花儿互相应和。让行走其间的我们,听得动容。这种短暂而美好的诗意,有一种花开迟暮,归去来兮的感觉。

  上山的石阶略陡,仿若天梯。没爬多久,小腿便微微发酸。山风也略略小去,身体在攀爬中释放出热量,不再有加衣的欲望。在青云亭前稍作休息,看山脚下游客纷至沓来,山顶上云群瞬息万变。

  仙岩,以岩而名。青云亭往上不远处,便有天然堆砌的石门迎迓我们。攀上架于两块石头上的石棱,凌风而立。有种从山中剥离,凌空一览群山的恍惚之感。

  天外飞石,木石掩映。仙岩原本就有着自己的奇美。此时,漫山杜鹃盛开在山风里,仿若一片片拂动的彤云,与横亘在山间的冰色奇石浓烈交织着,更是美得盎然。

二八杠技术  为了配上这一方美景,我特意着了粉色长裙,白色的拖地里衬。虽然人长得不够美,但我向来喜欢穿能够配得起景物的衣物,享受一步一步迟缓行走在山间的意境。同行的余华大美女,同样有着这样的仪式感。白衬衫,外搭一件红线衫,红白格子阔腿裤。一只民族风的流苏小包包,更是起了点缀的作用。单纯而性感的她,在高接云天的古道上回眸一笑,美得不可方物。

二八杠技术  我想我们是穿对衣服的,红粉的衣物,如山里杜鹃。在新绿或浓绿的植物间,显得更为迷人。同行的传标用一句“粉红相似竞嫣妍”妥帖形容了这样的场景。

二八杠技术  采风组里更是几乎齐集了庆元摄影家协会的大咖。摄影师们的作息不同于我们,他们自行驱车前往。早已抵达目的地的他们,已经找好了摄影的最佳位置等我们入镜。摄影师们非常敬业,史无前例地为我们留下了许多靓影,算是我们此行最大的福利。

  登顶的感觉是奇妙的。仿佛完成一件不太容易完成的挑战,快然而自足。山顶上有碑界,告示我们这座山处于浙闽交接之地,一面属于浙江庆元,一面属于福建寿宁。

二八杠技术  榧子峰峰顶海拔1525米,各种奇形怪石林立,而最为有名的一处景点是铁香炉。光绪版《庆元县志》有:“白鹤仙岩在江根最高顶,怪石磊迭其上,有铁香炉,风雨久浸,愈见光润,系万历年间飞来,求雨辄应。”的记载。即便在今天,铁香炉依旧香火不断。

二八杠技术  在山顶驻足,合影。从山顶回望烂漫的杜鹃花海。

二八杠技术  阳光渐疏朗,我们沿着另一条古道下山。

  下山的道路两旁,舞协的美女姐姐杨叶红攀上耸立的怪石。远处的山头有若隐若现的雾霭,仿若轻纱,又如丝带。只见立于高处怪石之上的倩影,用手指向远处的风景。摄影师们当然不会放过这样唯美的画面,纷纷抓拍,用镜头记录了是时的场景。

二八杠技术  沿着古道拾阶而下,不时能看到大红色的杜鹃花群间,有浓得发紫的粉色杜鹃。盘山古道上积满了松针和竹叶。前一夜落过雨,还有点儿湿滑,我们缓步前行以确保安全。

  缓步,还因路边的杜鹃花太美。走累了,就钻进花丛里四顾闲看。或用手轻轻摘下落满花间的松针。阳光穿透松林,有小的光束射在杜鹃上,让集山之精气的一花一朵显得更加明艳动人。

二八杠技术  从花丛里走出来,有低矮带刺的植物勾住我的长裙。也不恼,只是俯身轻轻将植物与衣物分开。杜鹃丛间,心思随着时光一起变得细腻而柔软。

  跟着采风的队伍下山。我不时回头看看,将所见之美景再一次印于心间。也再次确认自己所走的路和所见的景是否真实存在。

二八杠技术  接近村庄的时候,有一座小的寺庙。泥墙黑瓦,古朴低调。侧门只用木柱子搭了一个小门,由三块石条铺在地上引路。我与范主席同行。主席是摄影家,还为我在这个小小的侧门留了影。佛堂门口,板壁被粉成的淡蓝色经风雨时光的剥蚀,已经变得不那么鲜艳。我们坐在边上的长木凳子上小憩,然后起身追赶回村的大部队。

  村里的咸菜节依然热闹。午餐是农家做的黄粿和一些时令的蔬菜,简单而美味。蒸黄粿的蒸笼是我以往没有见过的。木质的方格子,里面用竹条间隔拼制,有七八层那么高。将事先做好的黄粿一小块一小块切开齐整放置在里面蒸熟,我和同行的小美女青青一起去厨房取食物,见到这蒸笼都觉得很新奇。

二八杠技术  吃过午餐,去喝咸菜茶。在一间还在装修的民宿边上,有一间已经装修好的茶室。茶室门口种了一棵银杏树,这个时节银杏叶子有着最具生命活力色彩。茶室里,一条圆桌子上铺着一块蓝印花布。桌布上面,腌萝卜、腌小笋、蕨菜干、白煮菜干、霉黄豆、糟姜片等咸菜“争奇斗艳”。一桌子琳琅满目的咸菜彰显了江根女人的贤惠。

  我们就着十余种农家常做的咸菜喝大碗茶,既有趣又略带一点点豪迈。

  曾经有多少个这样的下午,我们一辈又一辈淳朴的江根女人,就是这样喝着自己手工炒制的绿茶,品着邻里带来的咸菜,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映山红一般曼妙的午后时光。

  一整日的仙岩之旅就要结束了。回程路漫漫,我们却沉浸在仙岩的美景和极具江根特色的咸菜茶文化里。

(编辑:陈沛沛) 
©庆元文艺网
主办: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协办:庆元网